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sky平台~205026~加16筘

时间:2019-12-07 22:27:57 作者:永利皇宫娱乐平台大全 浏览量:14724

sky平台~205026~加16筘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如下图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sky平台~205026~加16筘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sky平台~205026~加16筘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sky平台~205026~加16筘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888d真人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沙龙国际娱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

模拟大自然2下载免费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保时捷彩票app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

88娱2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525552558acom美高梅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

大满贯游戏官方客服

图文不直接相关,图为尼日利亚儿童。(图:pixabay.com)

编者按:本文是世界福音联盟日内瓦联络处的员工Wissam al-Saliby所写。

今年6月26日至27日,在尼日利亚乔斯市附近,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与当地农民发生暴力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死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农民。这些冲突事件是近年来尼日利亚中部地区最为惨烈的事件之一。仅在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由富拉尼牧民与基督徒农民之间的冲突所造成的伤亡,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所制造的还要高出6倍以上。

可悲的是,目前没有解决根本原因的综合解决方案,这些袭击和杀戮很有可能还会增加。那么,为了结束这种不公正行为,我们又该如何呼吁并祷告呢?

我的办公室即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驻日内瓦联络处,正在开展一个福音事工活动,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提出有意义的评估报告,为联合国圈子里提供正确的指导,以便虔诚地侍奉教会。我们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一起,已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基于世基联的宣传官员对事发地区的实地走访,试图通过敦促尼日利亚政府采取行动遏制暴力行为的方式来回应当地弟兄姐妹的呼声。

声明写道:“宗教被用来为极端主义、暴力行为甚至杀戮行为辩护。暴力行为涉及到了宗教成分,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牵扯进来。宗教各个宗派之间的敌意引起了对加剧冲突的担忧”。我们还认为,贫困和政治领袖的操纵也是造成这场冲突事件的原因之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不仅要在军事方面支持尼日利亚政府,还要支持它的畜牧业转型计划(National Livestock Transformation Plan),因为后者能够解决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起冲突的经济根源问题。

与我们的语气和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法律和公正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也向本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标题为《要求联合国承认和制止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暴行》(Requesting that the U.N. Recognize and Put an End to theAtrocities being Carried Out Against Christians in Nigeria)。这份声明将富拉尼牧民与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相提并论,还表示富拉尼人“正在袭击基督徒农民,摧毁房屋和教堂,甚至还绑架基督教学校的女童,好将她们嫁给穆斯林男子。”

同样,《基督邮报》以及类似的基督教媒体和事工组织也登文谴责这些进行“种族灭绝圣战”的“激进派伊斯兰主义者”。“世界宗教迫害监察”(World Watch Monitor)援引了部分尼日利亚牧师们的发言,称“近年来,这些曾经与基督徒邻居和平共处的牧民所引发的流血事件,比恐怖组织博科圣地还要多”。还有一位牧师将富拉尼牧民形容为伪装起来的博科圣地。

那么,在过去的十年中,拥有2000万成员的富拉尼游牧群体是否已经被伊斯兰激进化了呢?又或是部分原因可以归咎为不断侵蚀的干旱严重威胁到了富拉尼游牧群体的生活、生计以及生活方式呢?

在有关尼日利亚2018年7月局势的报告中,作为权威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 Group)写道:“冲突的根源在于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以及在尼日利亚极北方不断增加的暴力事件”。加剧这场冲突的因素包括有:牧民民兵的迅速增长,他们都携带着非法获得的武器;政府未能起诉过往事件的肇事者,也未能听取对于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早期预警报告;2017年11月,政府颁布了反放牧的相关法律。国际危机组织也有提到,这场冲突“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的宗教和种族层面”。

所以,牧民民兵用激进的伊斯兰教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以及证明他们将基督徒作为“其他团体”是正当合理的。但是,我也很怀疑那些成天高喊着“圣战”和“种族灭绝”的基督教团体对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努力。如果我们说富拉尼牧民是一群恐怖主义圣战士,他们一心想让尼日利亚人摆脱基督教的影响,那么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就是派出军事力量消灭他们,用无人机轰炸他们。但是,一旦我们提到这场冲突的根源是复杂和多层次的,涉及到气候变化对经济模式的影响、土地获取、部落主义、有罪不罚、法制薄弱、非法的武器贸易、腐败的政治和宗教领导、以及仇视性的宗教演说的话,那么最终解决方案需要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

在非洲大陆,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牧场退化是一个主要威胁。富拉尼人的一支、以放牛为生的姆波罗罗(Mbororo)部落就经常穿越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Congo)和中非共和国(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之间的边界。最近,他们的移动导致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各个社团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游牧民同农民之间的暴力行为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频发不断。

所以,对尼日利亚冲突采取简单的单镜头方式,会使我们无法了解到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和加剧冲突的原因,或者不会支持尼日利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愿意坐下来和谈的人,也不会使我们将祷告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在未来的数年中,我们可能会越多越多地听到主内弟兄姐妹面临威胁和出于宗教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冲突和悲剧的背后,真正的逼迫往往只是许多复杂变量之一。我们最好养成阅读各种消息来源和观点的习惯,并质疑那些看似过于简单或过于多样化的解释,以便可以更好地为受压迫者和压迫者祷告和服务,也为了在神的国度中可以更有果效地投入神所赐我们的资源。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