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广东11选5

时间:2019-12-07 22:48:39 作者:u乐平台手机客户端 浏览量:89789

广东11选5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见下图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如下图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如下图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如下图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见图

广东11选5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广东11选5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3.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4.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广东11选5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上海快3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新万博正网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

杏耀平台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极速体育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

bet平台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

相关资讯
bet平台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

pk10冠军杀五码公式

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牧师表示,基督徒必须回到门徒培训的艰苦工作,放弃“少就是多”的方法,还要在“我也是”(#MeToo)反性侵运动中好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败。

在接受《基督邮报》的采访时,这位长期牧养多分部的美国伊利诺伊州丰收圣经教会(Harvest Bible ChapelinIllinois)的牧师坦率地分享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称自己将继续了解耶稣的心,他还看到了教会在深刻的文化变迁中前进。

麦克唐纳活跃在事工工作上已有三十年了,目前他的三个孩子也和他一同参与事工。他已经开始视频广播,还为下一个三十年做好了规划。

1988年,麦克唐纳建立了丰收圣经教会,当时共有18人。现在,这间教会在芝加哥扩展到七个分部,每周参加礼拜人数达13000。

以下就是《基督邮报》对詹姆斯·麦克唐纳的采访,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在您三十年的事工生涯中,与您刚开始事工时相比, 2018年在芝加哥做事工和更普遍地在全美国,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广义地说,在您看来,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现在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麦克唐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我认为我们多少有些迷恋这样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可以减少福音内容或者将福音内容降至基本水平,这样我们就可以传福音给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以少为多”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人不相信事情并非如此。

“以少为多”并不会接触更多人,也不能培养出更好的门徒。只有更多(福音内容)才能建立更好的门徒,但这真的很难。耶稣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有天赋,但他在12人身上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还是没能将他们全带到终点线。

所以我才说培养门徒真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苦差事。但是,我也认为我看到了教会开始回到关注质量上了。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教会里讲“门徒是重质不重量的”。现在,我听到越来越多的牧师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了。

《基督邮报》:一些教会以上述“以少为多”的方式运作,却没能有效地将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联系起来。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这种方式瓦解呢?

麦克唐纳:我们可以在圣经中看到,当时传福音的方式主要是一对一方式,比如耶稣与尼哥底母,耶稣与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以及腓力与埃塞俄比亚太监。

这并不是否定大型布道。在使徒行传第二章,我们就能看到圣灵降临时大型布道的场景。但这究竟是常规还是例外呢?我认为,我们所看的的一对一是传统传福音方式,而周日早晨的宣讲,则是通过宣讲(话语)、敬拜、团契、给予和服侍来获得属灵力量。

所有这些事情都会点燃基督徒与上帝之间垂直关系的火焰。我认为,在周日早晨被动地参与和(其他人)建立的水平网络,越来越多地被视作不足以维持一个强大的、不断发展的教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2012年写《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原因。我们必须以那一点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基督邮报》:自从2017年秋季以来,我们已经看到#MeToo和#ChurchToo运动兴起,有可信的证据指控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出现==发生过性行为不当和性侵行为,特别是在教会和事工中。对此,您有何看法?教会又该如何应对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态发展?

麦克唐纳:首先要说的是,当圣经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就不应该就此问题分享意见。因为圣经上已经有了答案,这是唯一重要的答案。如果你和我正在谈话,而耶稣就坐在我们身边时,他不会经常就此询问我的想法,因为圣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你还可以看看使徒行传,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哄骗圣灵,于是他们就扑倒断气了,“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就算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对于公开曝光个人失败的唯一回应就是对照镜子作检讨。

记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3章)讨论西罗亚楼倒塌还压死人时说过:“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么?!”

因此,当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情形中,当个人隐私暴露于众,我们都应该照照镜子。我们都应该说:“靠着上帝的恩典才有现在的我”。我们应该更为深入地进行反思和悔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吝啬和羞辱他人,而应该对真实地反思我们内心的需要做出仁慈的回应。我们没人像我们表现的那么重要,我也不是说领袖不应该成为榜样。当然,领袖必须成为榜样,如果他们不是信众的榜样,那他们就该下台。但信徒的榜样并不意味着是完美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周日早晨再次敬拜耶稣的原因。

《基督邮报》:很多故事都在说明为何 “无信仰者”崛起,以及越来越多不加入特定宗派。现有的统计数据也表明,千禧年一代正在放弃信仰,退出教会。对于这些年出现的拉锯战,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对于幻想破灭的这一代,牧师和教会领袖要怎样才能重新夺回他们的心思意念呢?

麦克唐纳:对我而言,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就好比每晚都在电视上看到洪水冲走汽车,淹没家园,人们坐在皮划艇上,这种痛苦看都看得麻木了。

同样,听到这些有关教会变化趋势的统计数据也让我对千禧一代感到麻木。我认为,教会还没有看到这种变化趋势。我家三个孩子也是千禧一代,但他们有坚定的信仰,正在服侍主。我想真实才是关键。我并不是说它只是个流行用语,我的意思是:合法、自省、非优越性、非自我正义的待人方式。

你也知道,耶稣曾经讲过有关法利赛人和税吏去圣殿祷告的故事。法利赛人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对我来说,这就是福音派教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虚伪的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耶稣因自己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只是在说上帝的事,而不是在说自己。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恩典。

但我们总希望从在耶稣完成的工作和自己之间划一条分割线,还加上些个人印记,但问题在于这使得基督徒行事表现出优越感。耶稣说过,那个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可以平平安安回家,而不是那个法利赛人。

我说这些并不是论断任何人。我们应该这样教导信众,我自己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如今教会所遭遇的大挫折就是指责同性恋和社会问题。圣经自有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我们也不该就此妥协。

但是,遵守圣经与惩罚罪人,两者是不一样,不是吗?(约翰福音8章,就论及行淫的妇人时)耶稣基督曾说过:“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么?”。他还说了:“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今天早上,我刚与一位有名的基督徒领袖谈话。他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认为另一位基督徒领袖该如何如何。我私下向他建议,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对于如何谈论(上帝)家中的其他人,我们有着非常明确的命令,但有人站出来说:“但耶稣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好吧,那只是指假师傅,并不是尚未重生的人。不可以将基督事工中有关先知的教导用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身上,我们会与他们一同分享永生。对于他们来说,我们需要接受失望,而不是将他们暴露在还不认识基督的人的眼中。

基督徒之间不断的争吵真的让上帝的内心感到悲伤,人们对此也非常失望。即使是肤浅地读新约,任何有文化的人能得出结论:爱才是最大的。所有的失败都是源于爱的失败。这是我太晚真正意识到的,回顾三十年事工,我有很大的遗憾和悲伤。

《基督邮报》: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丰收圣经教会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

麦克唐纳:你将会听到很多有关垂直教会(Vertical Church)的消息,我们的垂直敬拜将会遍布世界各地,我们最近得到了两个圣鸽奖(Dove Awards)的提名。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引导人们回到基督教实质性内容。三十年中,我们已经有了四大支柱:毫无愧疚地讲道,毫无羞耻地敬拜,永无停息地祷告以及无所畏惧的见证。

当我们推出称之为“下一个三十年”时,意味着我们正迈出前所未有的一步。我们正打算加入第五个支柱,即无条件的爱。直到那日到来时,这五大支柱都是我们主要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谈论我们称之为“love 2 live 2love”的事情。你爱上帝,才算真正活着,因为第一条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之后是“live 2 love”。除非爱他人,否则你不是真的爱上帝。耶稣说第二条诫命就像第一条那般,都是很大的诫命,又都是有关爱的。对方只问最大的诫命,但耶稣给了他两个,因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真希望我能够在事工中早点明白这些。

....

热门资讯